亚洲手机在线观看视频,国产精品可以免费看的,国产精品喷水白浆在线播放_影院

    <code id="tilb7"></code>
    <center id="tilb7"><em id="tilb7"><track id="tilb7"></track></em></center><th id="tilb7"></th>
    <big id="tilb7"><em id="tilb7"><track id="tilb7"></track></em></big>
  • <big id="tilb7"><em id="tilb7"><kbd id="tilb7"></kbd></em></big><del id="tilb7"></del>
  • 當前位置:浙江經濟網 > 教育>正文
    雷雙:虛無深淵旁的舞蹈
    發布時間:2022-10-21 16:07:44   來源:網絡

    玫瑰之音 2022 麻布油彩 80x60cm

    我是一個以表達為生存的人,而繪畫是最令我沉迷的事,(其次是文字),那么它就成為我表達感受、欲望、思考的載體。

    其實我對藝術的熱情與追求正是對抗虛無感的方式,是為自己找到的活下去的理由。藝術是精神的顯現,于我來說繪畫創作也是精神自我燃燒過程,這個精神因找到與對象物的結合而創立了自己的修辭學,從而讓自由激烈的身心獲得一種外在的形態。

    我將自己的藝術創作稱為虛無深淵旁的舞蹈,比如向日葵、玫瑰、荷花,還有抽象表現作品,它們是源自一個充滿生命虛無感的人轉化出的藝術現實,就如哲學家德勒茲所說:“人們一思考,便必然面對一個生與死、理智與瘋狂的線,這條線將你卷入,人們只能在這條巫師的線上思想……”我就是踏在這條巫師的線上,方生方死。

    回顧自己的藝術,從九十年代初的黑白“瓶花”到隨后的紅與黑“大花系列”再到2000年以后的“荷”及“日食葵”,直至抽象表現及具象的”玫瑰”等,大都與黑白相關。我想,我思想的底色得益于黑夜的贈與,呈現在藝術上趨向于黑白即是一種有意無意的選擇,也許還與我血脈中流淌的祖父輩中國文人那黑色(即水墨)的血液有關。

    我的兩類抽象性創作:《光寂》屬于仰望天空,《褶皺或展開》及《大自然的和聲》屬于諦聽大地,都是由客觀對應物所激發出的對“未知”的體驗。

    我的作品有著生命的風格,于是那生命可能性的創造使畫面的種種元素呈現出“非有機體生命的力量”。我贊同羅蘭巴特說的藝術風格不是刻意的選擇而是從作者的身體和經歷中產生。我的創作仿佛是通過身體的“受孕”,而使得作品源源不斷,而作品與作品之間有點像德勒茲說的“根莖”,相互糾纏、應對、連接,有時在某一個結點又開始自我繁殖。我不在繪畫中思考,我在繪畫中生存——盡管自由生成的思想常常賦予我靈感。

    靈魂之舞 2009 油彩丙烯 146x114cm

    玫瑰,純粹的矛盾 2020 油彩丙烯 100x80cm

    雷雙在繪畫風格上的發展,不完全是根基于對形式結構的追求而來。換言之,雷雙對藝術語言經年累月的探究,使她同時也在不斷地完成著自我啟蒙。舉凡《靈魂之花系列》、《日食葵系列》、《向里爾克致意系列》等等,都負有雷雙的“歷史”記憶和經驗現實。

    ……雷雙以“畫”與“話”并置,用“雙翼”尋找能夠體現精神力量的視覺形式,追求作品的精神能量,或許正是她從繪畫和文學的雙重視角對文人藝術家身份的自覺凝視。這樣的一種藝術創作狀態亦即生命存在的狀態,使雷雙超越中西繪畫傳統的鴻溝,在當代的語境中上溯了中國的“抒情傳統”。

    宋曉霞

    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教授

    雷雙:性靈的舞者(節選)

    向里爾克致意(兩聯) 2011 麻布油彩 146x228cm

    向里爾克致意 2008 麻布油彩 130x97cm

    雷雙的藝術是真正意義上的本體繪畫,是純粹繪畫意義上的繪畫。

    從《向日葵》到《荷花》,在哀婉的深情與炙熱的堅定之間,繪畫獲得了內在的情感張力。雷雙的《葵首》,其激烈與昂揚的生命姿態令人過目難忘,甚至不同于梵高,這些頭顱一般的葵首如同被折斷了的生命之頭,是一個斷首、一個現代性的痛苦生命,我想梵高頂多是把耳朵砍掉了,而雷雙的作品中斷首和折斷的徹底性超過了男性,暗示出個體生命的疼痛和痛苦,體現出當代繪畫罕見的品質。而《玫瑰》系列則讓繪畫進入了靈魂的顫栗,這是哀歌中的挺拔,也是開放中的悲鳴,讓玫瑰的詠嘆獲得悲劇的詩意深度。

    隨后雷雙又回到中國傳統水墨藝術的內在意境,來化解個體在現代性的虛無情感,讓個體的歌吟融會到大自然的浩瀚之中,創作出《大自然的和聲》,《有光系列》與《褶皺與展開》,這些作品讓雷雙更為關注油性繪畫的水性轉化,讓油性與水性、光感與氣化微妙地融合,雷雙探索了油畫語言在抽象構成與自然態勢之間共生的可能性。最為了不起的則是2016年開始的《光寂》系列,她讓中國繪畫重新獲得了與宇宙共感的神秘,這是具有啟示性的宇宙語言,是極為簡約但又極為美艷的線痕姿態。這是詩意的救贖,是詩意化的藝術宗教語言在當代最為恰切的表達。中國繪畫只有走向普遍性的宇宙語言才可能生成出自己的原理。

    夏可君

    策展人、批評家

    雷雙的光之語:繪畫的貢獻(節選)

    光寂三聯 2017-2020 麻布油彩 146x342cm

    有光系列之六 2021 丙烯油彩 100x160cm

    荷之波-有光系列 2018 丙烯油彩 104x180cm

    ……在雷雙抽象表現主義風格的作品中,我最欣賞的是“光寂”系列,這一組作品的個性更鮮明,既有光又有色,既有想象又有理性。她所謂的理性主要體現在對螺旋形幾何曲線的運用,這個特別別致。我覺得這是中國所有的抽象表現主義繪畫中非常獨特的一種形式。我把這樣的作品稱為抽象,因為抽象是生命和宇宙本質的揭示。而在中國有大量憑直覺靠感性作畫的人,他們往往采用潑彩潑墨的方式來制作所謂的抽象畫,這種形式是通過色彩自然的流動,呈現出一種偶然性的形象,它仍然模擬的是自然界的外在表象,跟抽象藝術是背道而馳的。我甚至認為如果沒有一點理性的話,抽象繪畫還有什么價值?

    因此,我仍然要強調抽象藝術的標準,強調抽象藝術的理性。從這個角度來講,雷雙的“光寂”系列,它給中國的抽象表現主義繪畫提供了一個新的面貌,我覺得這是一種突破,是非常難能可貴的。抽象表現主義在西方已經變成了民俗化的一種繪畫風格,現在要創造出一種新的面貌非常不容易。那么雷雙通過這樣一種幾何形的方式,為抽象表現主義打開了一個新的大門。

    王端廷

    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

    外國美術研究室主任、研究員

    抽象藝術的理性標準(節選)

    紅與黑(1995噴薄—2013日食葵)麻布油彩 240x312x120cm

    紅色書寫之一 2005 麻布油彩 180x312cm

    從九十年代至今,很多藝術家只有作品數量的增厚,少有質的跨越,包括很多女畫家90年代以后就停滯了。像雷雙這樣在一個自我封閉的世界中,不斷挑戰,不斷的探索,不斷跨越,在新的維度上創作出新的繪畫形態的人極少。她從具象到意象再到抽象——從象征性表現主義跨越到到抽象表現主義。今天她以燦爛輝煌的業績響譽畫壇。

    ……雷雙的經典作品是2000以后的“向日葵”,以“向日葵”為象征性的政治符號。比如1998年的《夜與晝》、2005年的《紅色書寫》、2007年的《日食葵》等。畫面中隱喻著矛盾、對抗、無奈、反諷,觸及了時代的傷痛,凸顯了人們的生存體驗。她畫的“向日葵”,以獨特的象征性語言,爆發出巨大的震撼力。

    陶詠白

    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研究員

    雷雙作品中的兩種形式(節選)

    時間之鏡 2019 麻布油彩 146x114cm

    在我看來,雷雙的這些光在作品上的表現是用自己心靈的色彩造型給觀者呈現一個她自己的內心之光。她是一位用光感在畫面呼喊的藝術家。這些光既無固定形態,又無固定光源,恰好表現了她內心無所不在、無以所投射的一種糾結、恐懼和執著。這些光系列的繪畫痕跡就是她與這些恐懼僵持下而產生的一種無聲的火花。這火花沒有溫度,也是無聲的,只是靜靜存在的。如同她的作品。你可以說她表現的是女性題材和心理;你也可以說她是無奈之下的女性的一種無言的無聲的傾吐,或甚至連溫度都沒有的一種掙扎。這些作品是一種尖銳而無形態的光感-—這種光感會在我們看這些作品的時候,侵蝕到我們視覺神經的每一根末梢而產生和她的作品的共鳴……她內心的人生之光和人生的糾結必須要放射出來。她的光系列,營造了一個她內心的心波場—你感受到了嗎?

    曹星原

    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美術史系

    教授、藝術文化學者

    雷雙的畫是心波之光(節選)

    痛苦的黃金 2016 麻布油彩 146x114cm

    我在觀察90年代女性藝術的時候,將雷雙的花作為一種象征,將她的花與個體的生命相聯系,覺得她是用變異的方法描述女性的生命體驗以及女性成長過程。

    現在我仍然在用女性主義的方式觀看和分析這些作品,因為雷雙的葵花和梵高以及其他藝術家的完全不一樣,她是把它看做是自己生命的部分、身體組織的內容,情緒和生長背景以及各種復雜結構一起組成一種生命網狀的平臺,而不是僅僅一種觀念的象征。“葵花系列”作品能夠代表雷雙藝術的特質,雷雙跟別人不一樣,她帶有自己的毛毛草草,風風火火的態勢,帶有自己對生活的體驗和感受,代表了中國女性在變化多端和快節奏的社會生活中的一種特征。我們能從她的作品里感覺到她的煩躁,她對生命流失的惶惑和困惑,她對鮮血與生命的警醒和恐懼,以及她的敏感與勇氣……藝術為什么打動人?它的情感從哪來?在這方面我要感謝雷雙,她向我們確定地展示了不能確定的生命歷程。

    徐虹

    中國美術館研究員

    “花”的力量 (節選)

    雷雙,祖籍湖南長沙,生于書香世家。祖父雷恪及伯、叔祖父在中國美術史上被稱為“湘史三杰”?,F居北京。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第五屆創研班畢業。

    2021年入選亞洲影響力TOP100頂尖當代藝術家榜單(BNAAC亞太藝術研究中心/比佛利北美當代藝術中心)。2022年參加《第一屆威尼斯元宇宙藝術年度展》 于意大利威尼斯軍械庫。1996年應美國女藝術家聯盟之邀參加首展在紐約聯合國大廈舉辦的BEIJING AND BEYOND國際巡回展。1999年作品“夜與晝”獲美國亞太藝術研究院頒發的優秀獎并赴華盛頓市參加頒獎儀式。1998年及2008年兩次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個展;2019年在嘉德藝術中心舉辦大型個展“光之語—雷雙藝術展”。由哈佛大學出版、由美國藝術史學者撰寫的《身體的印刻與性別的經典:當代中國的女性藝術(Inscribing the Body and Gendering the Canon: Women’s Art in Contemporary China.)》,有針對雷雙藝術的專題學術性分析、討論,刊載四幅藝術作品。

    亚洲手机在线观看视频,国产精品可以免费看的,国产精品喷水白浆在线播放_影院